当前位置:黄金资讯 > 江西祖孙三人互相瞒着参与抗洪 家人刷新闻才知都在一线

江西祖孙三人互相瞒着参与抗洪 家人刷新闻才知都在一线

  7月12日深夜,随萍乡市消防救援支队赶赴鄱阳抗洪抢险的余雷欢,睡前看了下手机,发现表姐在微信“家族群”里发了一张回乡支援江洲镇抗洪的视频截图,原本住九江市区的父亲,也在这支支援江洲抗洪的队伍中。

  7月12日深夜,随萍乡市消防救援支队赶赴鄱阳抗洪抢险的余雷欢,睡前看了下手机,发现表姐在微信“家族群”里发了一张回乡支援江洲镇抗洪的视频截图,原本住九江市区的父亲,也在这支支援江洲抗洪的队伍中。

  “爸,你在哪儿?”余雷欢立即拨通了父亲电话。

  “我在巡堤呢,你在哪儿?”父亲回答。

  爷俩一细聊,才发现他们家祖孙三代都在江西抗洪一线,余雷欢的爷爷也加入了村里抗洪救灾的志愿者队伍。在视频电话中,祖孙三人除了互相嘱咐,也不知道说啥。“我们祖孙三代都在一线抗洪,真的很自豪。”余雷欢说。

  紧急增援鄱阳

  出发前未告诉家人参与抗洪

  余雷欢是江西九江人,2016年入伍后在江西省萍乡市消防救援支队工作。

  7月8日,随着鄱阳湖流域汛情严重,萍乡市消防救援支队接到紧急增援鄱阳的命令。因为有抗涝经验,在队里工作表现很好,跃进北路特勤消防站的余雷欢成为增援鄱阳救援队的一员。

  出发后,余雷欢给在九江的母亲打了个电话。“因为消防员工作危险多,平时任务内容都不跟家里说,怕他们担心,我只说了要去鄱阳执行任务,可能不方便联系。”余雷欢说,妈妈也没有多问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  第二天早上6点,增援队伍到达鄱阳县,驻扎在激扬小学,不久突击队队员们就接到任务:角峰圩堤出现管涌渗水,需紧急填堵,否则会出大坝溃堤。

  突击队队员郭子箭介绍,当时的圩堤上有多处渗水点,有的地方汩汩地冒着黄水,部分圩堤已发生塌陷。突击队到达后迅速投入抢险,用碎石、土袋在危堤周围垒筑加固,阻止坝基流失。一直忙到深夜,险情排除后,大家回到驻扎地,脱下鞋才发现所有人的脚都被水泡得发白、起皱,有些队员的手上也磨起了水泡。

  搜救被困者

  队员身体当楼梯托老人上船

  自7月10日开始,余雷欢所在的突击队的任务,是到鄱阳县下辖的各个村子里转移受灾被困灾民。

  这段时间里,余雷欢和战友们每天早晨6、7点起床集结,8点前驾驶冲锋舟进村,晚上6点才收队。余雷欢说自己都不记得去了多少个村,转移了多少人,“反正就是闷头干”。

  突击队搜救所到的一些村庄,基本都泡在洪水里,很多三层小楼只剩一层或仅露着房顶在水面上,一些留守家中的老人和残疾人被困,队员们就乘着冲锋舟,在村里边喊边找人。

  给郭子箭印象很深的一次救援是7月12日那天,昌洲乡八甲村被洪水包围,村内积水两米多深,大部分民房一楼被淹。在一栋民房里,余雷欢和队友找到一名患有小儿麻痹症的男子,男子体重大约180斤,因为智力受损,失去行动能力,无法配合救援,是被绑着安全绳从二楼栏杆处抱到了冲锋舟上。冲锋舟到达岸边,还需要将被救男子先送往五六百米外的临时医疗点检查,余雷欢突然说了句“我抱过去”,独自抱起男子就走。

  余雷欢说,当时只想尽快把人送到临时医疗点,再救别的人去,“把人抱到医疗点,才发现手都麻了。”余雷欢说,当时手一直抖。

  在5天的搜救任务中,余雷欢参加了38次村民的转移任务。突击队员郭子箭说,因为当地最后撤离人员都是以老人为主,救援时经常有指战员跳入水里,把椅子当成担架,抬着老人上船,有些老人走路不稳,指战员还把自己身体当梯子,让老人踩在肩膀上,托着他们上船。

  上抗洪一线

  祖孙三人都在抢险

  增援鄱阳抗洪抢险4天后,余雷欢一直以为父母都还在九江市区的家中,但不承想父亲已经响应老家江洲镇“回乡支援抗洪”的号召,瞒着他上了一线。

  余雷欢说,他的老家在九江市下辖的江洲镇九号村,多年前搬到了九江市区工作居住。7月12日晚,余雷欢完成当天的搜救任务后准备睡觉,突然看见表姐在家族群里发了张视频截图,他点开图片一看,图中前排一名骑摩托车的黑衣男子,正是父亲。这张图还配有文字说明:“好样的!九江江洲已有2000余青壮年回乡抗洪”“接到响应后,数百辆摩托车齐发返乡。”

  余雷欢赶紧抓起电话给父亲打过去:“爸,你在哪?”

  视频那头的父亲说:“我在巡堤呢,你在哪?”

  也没有刻意隐瞒,余雷欢告诉父亲,自己在鄱阳其实也是抗线救灾的。父子俩一聊,才知道家里祖孙三人都在抗洪一线。余雷欢的父亲赶回老家抗洪,没想到一直住在老家的爷爷,也瞒着家人上了一线,46岁的儿子和66岁的父亲,被分到了同一个组,倒班巡堤。

  视频电话里,祖孙三代都表达了对彼此的担心和嘱咐。

  余雷欢说,因为自己身在灾区,知道洪水的可怕,但得知爷孙三人在前线,很自豪。

  7月13日,老余也在新闻中看到了儿子参与救灾的视频:当时一名老人从窗户里爬出来,身着“江西消防”救生衣的小伙子们把她接了出来,画面最后,能看见余雷欢拿救援物资,走在队伍前面。

  尽管镜头只有短短几秒,跟老余在短视频上的模糊身影一样,但父子俩一眼就能认出对方。

  返乡驰援

  1998年洪水曾冲毁老宅

  余雷欢的父亲,是看到江洲镇政府号召青壮年回乡抗灾的倡议后返乡的。

  7月10日,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人民政府通过公众号发布《致江洲在外乡亲的一封信》,信里讲述了当地抗洪工作面临的严峻形势:“江洲在家常住人口仅有7000余人,且多为留守老人和妇女,实际全部可用劳动力不足1000人。面对34.56km长的堤坝,我们的防汛人手严重短缺,人员调配十分紧张。”信中呼吁在外的的父老乡亲们速回江洲共抗洪魔,保护家园……

  余雷欢的父亲和众多在外务工的江洲籍农民一样,在看到这封信后,响应号召回乡保卫家园,7月10日当天就骑上摩托从九江市往回赶。

  “当然是自愿回去的咯,哎哟我看那水那么大哟,就赶紧回去和父亲看坝。”但是老余也没有想到,自己骑着摩托车返乡被网友拍进了视频中,还被晚辈一眼认了出来。

  这次回村的大都是四五十岁的壮年,而爷爷余细苟因为年事已大不需要巡堤,但他仍坚持上坝巡查。“我孙子是消防员,我儿子是志愿者,我不能扯后腿。”老人说。

  “余雷欢这孩子我知道,还是我干儿子,他们一家都是善良实在人。”7月17日上午,江洲镇九号村党支部副书记张彩霞在电话中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  因为两家走得近,张彩霞对余雷欢家的往事颇熟。原来,1998年洪灾时,余家的房子就被冲塌过,几乎是一无所有了,于是余雷欢的父母决定到九江市找工作,从租房种菜、打工到承包小工程,余雷欢父母靠着人实在、讲信用,白手起家。

  对于干儿子余雷欢,张彩霞也是不住地夸,余雷欢去年过年回家,还给干爸爸买了香烟和牛奶,“知道他在萍乡做消防员,但没想到来鄱阳支援抗洪了,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刘洋 【编辑:王诗尧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